花翘

尊礼尊礼尊礼❤

【尊礼】Plague Record【番外-忠告】

糊半仙:

说好的甜甜甜番外【其实我不知道甜不甜OJZ】


不好意思拖了这么久因为最近事有点多


7000+的番外送上


还望食用愉快


 


我最近爱上了第一人称的视角,写起来行云流水啊~!!


 


——————————————————————————————


【一】


我是M国中央国防大学特种作战学院的一名大四学生。


当初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通过层层严苛至极的选拔,才进入这所学校。


虽然我的家人很是反对。


这也正常,他们经历了多年战争,虽然五年前自由党统一全国,M国回归和平。


但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在战争刚刚结束不久的时候,他们听见外面救护车的声音都会以为是防空警报,死命拉着我往防空洞跑。


毕竟七年前国际安全联盟对M国南部的空袭持续了一年多,直到“天狼星”防空系统横空出世,才结束了那场噩梦。


虽然他们不同意,但终归拗不过我。


我成了这所学校第二届学生。


而现在,当初反对我的家人也放下心来,M国整个国家都在蓬勃的成长,战争在一年一年逐渐远去,人们心灵的创伤也慢慢愈合。


更让我父母觉得高兴的是,我的上一届的学长们,毕业不久就已经身居高位——因为M国急需在最短时间内建立起强大的国家暴力机器。


他们开始夸奖我的远见卓识。


但我发誓我真不是为了权利和金钱才进入国防大学读书的。


我靠的是情怀。


所以我非常非常努力。


【二】


我还过几个月就要毕业了,不知道要去哪儿执行我的第一个正式任务,如果可以的话,我更想去南部。


成立战争时期,M国南部遭受到了巨大的创伤,而北部特别是最北的几个省,基本上是和平占领,而我希望能亲眼见证南部的复苏,如果能参与其中,就更好了。


我上一届就有学长们去了南方边境执行毕业任务,这让我很是羡慕。


终于有一天,我的辅导员叫我去办公室。


回想了片刻我最近似乎并没有犯什么错,所以很有可能是有关我的毕业任务。


我又是激动又是忐忑,深呼吸几次才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然而当我出来的时候,我是真的失望——


我毕业之后还要留校一年,担任一年的代理辅导员。


因为学校每年都有扩招,所以导致学校教职工有些人手不足,于是决定让一批学生留校帮忙。


我别无选择,只得乖乖留校一年。


如果你问我为什么不拒绝,我只能说,我念得是军校,服从命令是天职。


【三】


又是一年初秋,回想四年前,我也是这个时候来到这所学校的。


那个时候国防大学刚刚开办没多久,基础设施还没有现在完善,条件艰苦一点,不过四年,这所学校已经成为一个要规模有规模,要师资有师资,要条件有条件的一流大学。


我们可是国家教育部、国防部和党总支部直属的高等院校。


想来多讽刺,我四年的辛苦努力换回来的却不是自己执着追求的。


不过因为我的努力,我接下来这一年所带的每一个人是全校每年从新生中千挑百选出来的好苗子,接下来四年,他们将在这个名为“狮之营”的班级里进行训练。


除了“狮之营”,还有草薙教官的“狐之营”重点和八田教官的“鹰之营”,而他们从这里毕业之后将成为国家武装的中坚力量。


当然,我当年也和他们一样,从千千万万的新生中层层筛选出来,成为第二届“狮之营”的成员。


毕竟我这么努力。


【四】


我现在站在讲台上等着我的新生。


他们陆陆续续的从外面进来,身上穿着崭新的军装制服,稚嫩的眉眼带着青春的躁动和天真,能被选为“狮之营”成员,他们显然是骄傲的,胸前金色狮子的胸章熠熠生辉,我背着手看着他们,心情既有点悲天悯人,又有点幸灾乐祸。


他们很快就会知道,“狮之营”的荣誉,不是那么轻轻松松能担起来的。


我思考了很久,还是决定走亲民路线,所以在他们集合完毕坐好之后只是对他们今天慢吞吞的拖拉行为作出了警告。


我觉得我已经很温和了,但是还是收获了不少惊惧的目光。


我真的同情他们,这还只是开胃菜好么?


【五】


我的新生正式开始训练了,新一届的“狮之营”扬帆起航。


年轻人们很兴奋,带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跃跃欲试。


“听说没,我们的教官。”


“我早知道了,‘狮之营’第一学期的总教官,是共和国的第一元帅,周防尊。”


“啊!!!我的偶像啊!!!怎么办?要怎么吸引男神的注意力?!!急!在线等!”


“……”


我听见他们叽叽喳喳的讨论只想冷笑。


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小子。


我们都说第一学期是“魔鬼六月”。


因为需要在最短时间内建立强大完善的军事武装体系,所以这些新生们并没有正式服役过,以零基础为前提作为特种兵培养,过程自然是痛苦艰难至极。


第二天早上5点,天还没完全亮,起床铃便催命一般响起,不愧是千挑万选出来的好苗子,这次他们终于在规定时间内集合完毕。


我背着手看着他们:“今天,是你们参加‘狮之营’训练的第一天,我希望大家能打起精神,为自己接下来四年的磨练,开一个好头。”


象征性的说了几句场面话,我领着他们去跑操,10公里40分钟跑完,然后休息5分钟,去食堂吃饭。


他们累得够呛,根本咽不下饭。


“好歹吃一点,等下还有得受。”这是我的经验之谈。


他们吃完饭去训练场站成5×5的矩形,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已经快要三个小时了。


上午九点过几分的时候,“狮之营”的教官终于姗姗来迟。


果不其然,我看着我的新生们纷纷露出崩坏的表情——


共和国荣誉授衔的第一元帅,军装都没有穿,随便套了件皮夹克,懒洋洋的从极度抢眼拉风的黑色跑车上下来,双手插在裤兜里往这边走。


我向他敬礼:“周防元帅。”


他走近了认出我来:“怎么是你?”


“我暂代一年‘狮之营’辅导员。”我解释道。


他看我一眼:“去帮我搬条椅子来。”


“是!”尽管我心里已经被弹幕刷屏,但是我还是端正的敬了个礼,转身就往训练场旁边的医务室跑去帮他拿椅子,没办法,谁让我念的是军校,他是共和国唯一的元帅,军衔高到可以把国徽别在肩上,而我肩上那可怜巴巴的几条杠,给他提鞋都不配。


他背对着太阳在椅子上坐下,翘起二郎腿,点了根烟叼在嘴里。


半支烟之后他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开口说话:“为国捐躯、军纪条令什么的,有其他人教,在我的课上,只要能活下去就可以了。”


他说得轻描淡写,但是我却冷汗涔涔。


在他的课上活下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六】


今天降温降得挺厉害,我只穿了军装衬衫,冷得有点打哆嗦。


但是我要克制。


可怜我的新生们在这个时候还要被拷了手脚扔到3米深的水池里,在水池底下找到自己的镣铐的钥匙,逃脱出来。


为了方便观察考核,水池池壁是透明玻璃。


周防教官依旧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叼着烟一脸懒散的看着新生们在水里各种扭曲挣扎,像濒死的毛虫,真特么丑。


我很想笑,但是我很快想到四年前我就是这些毛虫中的一员,被共和国的第一元帅视奸,心里顿时一片悲凉。


四分钟过后,第一个人成功找到钥匙,冲出水面,连滚带爬的过来再周防教官面前站定,冷得瑟瑟发抖,说话都在打颤,洋洋得意却毫不遮掩地写在脸上:“报告长官!任务完成!”


周防教官掐着秒表摇头:“太慢了。”


那个新生的笑僵在脸上。


我对此表示同情。


突然周防教官问他:“很冷么?”


他脸上僵住的笑容便立刻春风化冻般张开:“报告长官!不冷!”


周防教官似乎露出了一个类似“妈的智障”的表情,随即他突然转过头问我:“今天多少度?”


我回想了一下早上食堂的广播,回答他:“最高温度12摄氏度,最低温度9摄氏度。”


他立刻站起来,一边把秒表扔给我,一边头也不回提腿就走。


这个时候其他的小落汤鸡也纷纷死里逃生爬出水面,刚刚站稳就看着自己教官转身走人,一个个顿时露出一脸受伤的表情。


我有些心疼,毕竟看着他们就像看着四年前的自己,于是我跟他们说:“周防教官有点急事先走,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了,去洗澡吧。”


他们怀疑的看着我,但是也仅仅只能看着我,念军校的嘛,服从命令是天职。


但是我发誓周防教官真的有急事——


他的恋人身体不好,免疫力很差,也很怕冷,吹了风就会骨头疼,所以周防教官的车上永远都会多准备一件衣服以防万一,但是周防教官体质超强,就算冬天也只是在T恤外面随便套件外套了事,对温度变化也很不敏感,所以一旦他发现温度下降,不管在做什么,他都会立刻停下,去给他的恋人送温暖。


我当初知道每次他匆忙离去的原因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


看起来什么事都不在意的周防元帅竟然有如此细心体贴的一面,能让他这样疼爱的恋人,想必一定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后来我有缘得见,先是惊讶,随即又了然,的确是个美人,但是那份美丽,却仿佛带着料峭寒风,高贵凌冽,纤薄锋利。


【七】


现在我的新生们正匍匐在草丛里,端着狙击枪做耐力训练,他们前方有一面躺在地上的靶子,周防教官手里有操控靶子竖起的遥控器,按下按钮之后,靶子将会竖起3秒,他们的目标就是在这三秒内击中靶心。


他们已经在草丛里一动不动三个多小时,但那个握着遥控器的人却躺在草地里睡着了。


我站在一边看着我的新生们汗流浃背纹丝不动,但是他们显然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注意力开始涣散,眼神也开始乱飘。


我听见身后有脚步声传来,转头一看来人,立刻端端正正的敬了个礼,刚想开口就被他用手势打断了,他放下立在唇边的手指,对我微微笑了笑,向周防元帅走去。


他真是个美人,一身简单的白褂都让他穿得出尘脱俗卓尔不凡。


虽然十分清瘦苍白,但是他那凛冽高洁的气质绝不会让人看轻他,精致绝伦的五官和冷傲高贵的气质在他身上糅成致命的魅力。


镜片下绀紫的眼有着摄人心魄的魔力。


他在周防教官身边停下,俯视着他,在我的角度看来他的侧脸俊美无俦,在我的新生们的角度看来大概更是如此。


军校里女生本来就少,好看的女生就更少,但是这个男人有着女人都嫉妒的出众的外表,我的那些荷尔蒙躁动的新生们偷偷转过头来看着人家,眼神发直。


就在这个时候狙击步枪的枪声交错响起——


周防教官从草地上站起来,打了个哈欠道:“You Lose。”


没有一个人中靶,三秒的反应时间中,他们用了两秒半看美人去了,哪里打得中。


周防教官把手里的遥控器扔给我,跟身边的男人说话:“你今天怎么有空来这儿?我的宗像教授。”


“阁下手机落下了,草薙先生有打电话过来,我走了。”对方将手机递给周防教官,说完提腿就走,我的余光瞥见那些我的新生居然还有人盯着人家白大褂的衣角。


“狮之营”的征选标准中什么时候有“痴汉”这一条了?


【八】


夜晚吃饭的时候,有几个新生坐在我旁边,小声的问我:“辅导员,你认不认识今天下来训练场的那个穿白大褂的人啊?”


我暗自心惊,现在不是春天啊!


但是我要克制。


“咳咳,‘狮之营’成员在校期间不得恋爱。”我搬出冠冕堂皇的理由。


“辅导员你就告诉我们吧!”他们开始死皮赖脸,看阵势可能下一秒就要看是一哭二闹三上吊。


看着他们充满希望的双眼,我有些动摇:“告诉你们又能怎样?”


他们打马虎眼:“就是想认识认识。”


我想了想,告诉他们也没什么的,反正他们肯定也没那个胆子冒着被“狮之营”除名的风险去追求爱情,况且对方简直高不可攀。


“Scepter 4知道不?”我问他们。


“Scepter 4科学院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们一脸了然,毕竟Scepter 4为全国解放做出了巨大贡献,他们研发的“天狼星”第二代在去年正式服役,在国际上都引起了轰动。


我清了清嗓子:“他就是Scepter 4的院长,宗像礼司。”


“原来是他!虽然之前就听说过Scepter 4的院长才貌双全,但是,长得也太……”他们似乎想找出一个合适的词语来表达他们的惊艳,但是最终也没有成功。


“他不是我们学校医学院的客座教授么?能不能去上他的课啊?”他们一脸期待的问我,我觉得好笑,特种作战学院的学生去上医学院的课?


但是我都决定走亲民落线了,看着他们渴望的眼神,我也不忍心拒绝:“他开了两门选修课。”


我正在想要不要告诉他们宗像教授和周防教官的关系,但是我还没开口,打铃了,晚饭时间结束,他们端着饭盒跑远了。


What a pity!


希望他们别做出什么傻事儿来丢人现眼。


开始训练两周后,他们可以选修一门选修课,在每个星期四的下午,选修课的考试成绩计入期末总成绩。


我的新生,二十五个人中有十个选了宗像礼司教授的分子免疫学。


据说他们是黑了选课系统才选上这门课的。


宗像礼司教授的课太受欢迎,连医学院内部都抢不过来。


他们为此洋洋得意,每到星期四的下午就抓紧时间打扮得人模狗样的去上课,虽然不能恋爱,但是暗恋我也没法子管啊。我除了叹息还能如何?


【九】


然而我没有想到的是,真的有人冒着被“狮之营”除名的风险,在这个学期快要结束的时候,追求宗像教授了。


我很是不知所措。


“狮之营”以往从来没有过除名的例子。


而且偏偏理由还这样暧昧尴尬。


和他一起选修分子免疫学的同学也对此感到惊讶。


我不知所措的同时又有些自责后悔。


我该早点告诉他们的。


周防教官平时懒懒散散,也没有架子,很容易让我们忘记,他是这个国家唯一的元帅,全国只有他一个人有资格把国徽别在肩上。


他如果想要针对谁,那分分钟跟碾死只蚂蚁一样简单。


其实我觉得吧,这事儿周防教官也有责任,他性格桀骜不驯放浪不羁,跟着他的“狮之营”也多多少少带了他唯我独尊的风格。


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小子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在一个暴雨天翘了训练跑到医学院的办公楼下跟宗像教授告白去了。


我在得知这件事的时候脑子里被“妈的智障”刷屏了——


能别说他是“狮之营”的人么?


但这也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的告白却让宗像教授吃了苦头。


宗像教授当初为了开发Glutton疫苗健康严重受损,此后一直没有恢复,我们建校初期,国常路总统亲自邀请宗像教授来医学院执教,周防元帅却对此很不乐意,最后只能折中——


宗像教授每年只上一学期的课,只开两门选修,分别在星期三和星期四的下午。


国常路总统趁热打铁,顺势说服了周防元帅来特种作战学院担任“狮之营”的教官。


于是周防元帅和宗像教授每年在中央国防大学呆半年,剩下的半年则在德累斯顿过二人世界。


你问我怎么知道的?


呃,我是听隔壁“狐之营”的草薙教官说的。


啊,对不起,跑题了。


刚刚说到宗像教授身体不好,非常畏寒,但是那个傻帽却挑了个恶劣的天气去告白,宗像教授又敬职敬业,为人师表,迫于无奈还是去给那小子送伞,还在寒风凛冽中婉拒了他的爱意,并进行了一些开导。


“狮之营”平时的训练经常就是在这种艰苦环境下进行的,淋点雨吹点风对那小子来说是家常便饭,但是对宗像教授来说却足以让他大病一场。


第二天宗像教授便没来上课。


而周防教官从那天起也没再来过训练场。


小半个月后,宗像教授才重新回学校上课。


我很忐忑,不知道周防教官会对怎么处置那个傻小子,我陷入纠结——


我该不该为他求情呢?


说实话我不敢。


他翘掉了训练就已经违反了规定,向学校教授告白先不算,告白对象还是手握他生杀大权的最高长官的恋人,这也就算了,宗像教授还因此病了。


那可是周防教官的心头肉啊!


我除了为他祈祷还能做什么呢?


【十】


周防教官回来了,但是却什么反应都没有。


不仅没有说起除名的事,连一点惩罚措施都没有。


我很惶恐,那小子更惶恐——


据说当我告诉他他自己作了什么妖之后,当天夜晚他躲在被子里偷偷哭了一回。


是该哭。


单方面失恋也就算了,连“狮之营”都待不下去。


人呐,干嘛这么冲动。


但是现在周防教官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那小子来找我,说他现在茶饭不思食不下咽,要不干脆给他来个痛快得了。


我想了想,跟他说,要不去找宗像教授,跟他道个歉,然后让他帮忙求个情?


反正我是不敢出面帮他求情的。


他考虑了一会儿,说让我陪他一起,我答应了。


宗像教授有单独的办公室,在医学院办公楼的顶楼。


我们坐电梯上去,他紧张得直冒汗,我深表同情。


宗像教授办公室的门半掩着,我们敲了敲门,便听见里面传来低沉温润的声音:“请进。”


进去之后我俩就懵逼了——


还求个什么情?周防教官坐在宗像教授的办公桌上削苹果,我们进来他头都不抬一下,将苹果仔细切成丁,放在桌上的碗里。


而宗像教授看着那一晚堆成小山的水果丁面露难色。


随即他转过头来微笑着看向我们:“有事么?”


本来是有事的,但是现在这情况说不出口啊。


周防教官终于施舍给了我们一个眼神:“有话快说。”


没办法,我跟那小子使了个眼色,他颤颤巍巍的向前一步:“对……对不起……宗像教授……因为我的鲁莽……给您造成了困扰……”


宗像教授还没说话,周防教官就不耐烦的皱起眉头:”说完了么?说完快滚。”


宗像教授瞪了周防教官一眼,随即跟我们说:“没关系,不必在意。”


被瞪了的周防教官烦躁的挠了挠头发,有些委屈的看宗像教授:“我不是没把他怎么着么?”


原来宗像教授已经帮忙求过情了,这样我也放下心来,周防教官对宗像教授向来百依百顺,既然有宗像教授保驾护航,那傻小子估计逃过一劫。


我又给他使了个眼色,他立马敬礼:“多谢宗像教授,多谢长官。”


周防教官不耐烦的摆摆手。


我便带着那小子出去,转身关门的时候,我俩看见周防教官坐在办公桌上弯腰和宗像教授接吻,熟稔亲昵,温柔甜蜜。


我合上门甫一转身,就看见那傻小子还盯着原木门发呆,慢慢红了眼圈,我吓了一跳,简直无语:“你没必要吧。”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纯情吗?


他哀怨看我一眼:“辅导员你根本不懂爱情。”


我:……


好好好,我不懂爱情。


总之他还是平安无事躲过一劫。


【十一】


那傻小子估计真是受了情伤了,训练的时候无精打采,搏击训练的时候那状态简直可以写上一部血泪史。


看他那惨样我真觉得不懂爱情是件好事。


职责所在我还是要跟他交流交流。


在训练的间隙我把他叫到一边,周防教官在旁边的树荫下打盹。


我跟他说,人生还很长、人要向前看、感情的事勉强不来、除了爱情世界上还有很多很有意思的事情……


他却告诉我他一往情深不可自拔。


这个时候树荫里传来一声嗤笑,我和那傻小子都吓得不轻,转头看去,周防教官睁开眼好笑的看着他:“你那叫色迷心窍。”


他笑得愉悦,说完就又开始闭目养神。


我让那小子回去继续训练,之后有些好奇的打量周防教官,他难道不生气吗?


我有些出神,结果回过神来的时候周防教官已经睁开眼看着我:“你干嘛?”


我想了想,还是问了:“周防元帅,你,都不介意吗?”


他像草原上刚饱腹一顿的狮子一般优哉游哉的晃了晃脑袋:“如果你是说他追宗像这件事的话,我为什么要介意?反正每天跟宗像睡的是我。至于他让宗像生病我的确很生气,不过宗像说了放他一马就放他一马吧。”


我听到这个回答的第一反应是——哇,他第一次说这么多话。


好吧……我就是不懂爱情怎么着了吧!


【十二】


六个月很快就过去了。


“狮之营”的“魔鬼六月”也告一段落,所有的人都有长足的进步,他们将进入第二学期,开始新的学习。


我带着他们出去聚餐,被封闭训练了半年的新生们很是兴奋。


除了那个正抱着啤酒瓶子嚎啕大哭的傻小子。


他的情伤终于在艰苦卓绝的“魔鬼六月”中被消磨殆尽。


但是,他选修的分子免疫学光荣挂科,其他九个还凭借着“背题大法”低空飞过,但是他因为一翻开教材就开始伤春悲秋,复习效率大打折扣,所以壮烈牺牲。


我说过什么来着?选修课成绩计入期末总成绩。


“狮之营”不容许一科不及格。


如果你以为只是来年重修那就太天真了。


我说什么来着?“狮之营”的荣誉哪里是这么容易担起来的——


在今年的初秋,他将和下一届的“狮之营”一起,再次体验一把“魔鬼六月”。


当然我现在也非常郁闷,我的业绩考核由周防教官评定,周防教官位高权重大手笔,直接给了我一个满分。


我的领导非常满意,连连拍着我的肩膀:“你很适合这个岗位嘛!以后就留在这儿好好干!”


我:……


没办法,我念的是军校,除了回答“是”还能怎么办?


我想,以后再面对我的新生的时候,我将给出以下忠告:


一、不要在做狙击耐力练习的时候左顾右盼。


二、不要选医学院的课,特别是分子免疫学。


三、不要色迷心窍。


 


——————————fin——————————


感谢观看至此【鞠躬】


【我真不知道甜不甜,但是我觉得真没虐】

评论

热度(131)

  1. 雨森糊半仙 转载了此文字
  2. 花翘糊半仙 转载了此文字